众包交易十年没有飞跃发展?26位明星众包创业者对于众包行业的思考和探索

2016.11.17 1272

  11月16日,客客信息技术在武汉发起首届《服务众包平台行业发展研讨会》和KEE产品发布会,会上包括开源中国、A5站长网、猪八戒网、码市、时间财富等26家众包行业的创业者分享了关于众包行业发展问题与机会的多种观点。主办方客客信息技术是一家众包平台解决方案提供商,扎根服务众包平台行业六年,从技术解决方案到深度行业研究,满足平台、 企业、自由职业者三方的立体化服务需求,提供从建站系统、垂直搜索引擎到 SAAS项目管理工具的全套技术解决方案,服务众包平台达3000余家。猎云网作为合作媒体参与了本次活动。


  会上客客CEO曾胜表示威客一词自2005年7月头次被发明,已十余年,从威客到服务众包,名称、观念、模式都在变,行业在向前快速发展,各平台间形成良性竞争却缺少交流机会。对此,曾胜认为,第一,综合类平台适合流量型,以更大范围满足需求为本质,品牌效应明显。但在多年发展的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例如服务需求低频次、平台客单价较低、台运营困难等等。建议,综合类平台应该往企业级服务方向发展。




  对于垂直类平台,进入行业的时间较晚,在起点上不占有优势,唯有从细分领域纵深发展,才能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不仅要发展线上平台,更要挖掘拓展更多服务内容。第二,老牌威客平台与新兴众包平台发展思维的差异。老牌威客平台对威客体系归属感强,垂直平台想脱离“威客”标签。新兴的服务众包平台也应该认识到,老牌威客平台也在探索创新,在服务流程、功能体系上持续深入建设。

  

  之后客客还发布了新产品KEE,定位于众包威客平台项目的管理工具,主要亮点在于服务众包威客平台、大项目协作与管理、助推平台升级、做平台的PMOC。客客CEO曾胜认为2016年众包交易已死,行业很多需要更多良性生态和统一标准,客客作为这些众包平台的系统服务服务商,更多地关注管理工具的升级和生态标准的构建。



众包交易十年没有飞跃发展?26位明星众包创业者对于众包行业的思考和探索



  以下是会议实录(猎云网稍作整理发布):


  一、众包行业的问题与机遇


  时间财富CEO周余:平台十年没有飞跃发展


  我刚才也介绍了我们平台发展十年,威客这个平台也没有大的飞跃发展,不像微博、微信一下子可以火起来。威客这种模式,特别是最开始提倡这种模式,最主要针对的群体其实是社会精值人群,他们有更多剩余时间在网络上,能够转化一下,让他们通过网络去做一些兼职赚钱,这是威客模式发展的初衷。后来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说刚才讲的单价很低,大家恶意竞争,这上面是兼职人群,做LOGO市场价格是三五千,在我们威客平台上可能出三五百,二三十个设计师愿意帮你做,造成传统广告公司、设计公司,对威客行业持非常大的反对态度,把市场秩序搞乱了,这也是一个问题。


  其实威客模式,我觉得它的发展初衷还是分享经济。比如说滴滴打车,就是一种分享经济,只不过我们在06年,刘峰老师就提出了这个概念。一些人有时间,另外一些人有需求,通过一个互联网的平台结合起来,就是这样的方式。当时大家都是做服务这块,比如说做设计,做开发,做方案,为什么没有发展好,而滴滴打车可以发展好,因为这块很难标准化,标准化也是我们行业面临的问题。做一个LOGO,要设计一下,开发网站和平台,客户的需求不是一样的,没有办法去量化生产。


  还有一个问题,大家也听说过黏性不是很强,不像打车今天打了明天也要打,而一个公司可能只做一个LOGO,我们之前发展一个客户就要死一个客户。这个客户把LOGO做了,下一次就不做LOGO,我们就少了客户。我们花很多精力去发展需求端客户,但得到的效果不太明显,相应有这样问题的产生,造成行业发展举步维艰,瓶颈颇多。


  A5任务总经理章征军:众包平台只图赚钱不能长久,要挖掘更深层次的服务


  我们A5任务将近十年,做任务外包这块,我把这边的心路历程说一下。其实做众包平台,一开始就不要想着这块可以赚钱,这块可以有利润,这是我这几年一直没有考虑清楚的事情。我先以为这块能赚钱,但是做了这么多年,我看到所有的众包平台,如果只是靠平台本身产生利润,在这点上面是走不通的,不要依靠众包平台产生利润。如果只是靠赚取利润差价,10%或者20%,这都是可以算出来的。一个月做500万都没有多少利润空间,所以的确要深度考虑客户的挖掘。在这块,从众包平台的出发点来看,首先要定位好。


  我们还碰到几个问题,一个是标准化的问题,只要涉及到众包,就没有一个标准化。怎么样把众包进行标准化,这是众包平台取得快速发展必须要有的一步。我一直在关注猪八戒,包括猪八戒最早和现在,猪八戒快速飙升的时候就是出标准化服务的时候,对我们每个众包平台,怎么样把我们的服务进行标准化操作,把非标准化的服务进行标准化操作,这是需要经历的一道坎,如果改过来了就会发展得很好。


  赏金写手创始人裴建雄:威客平台死亡率高,垂直平台确保持续


  我觉得威客平台死亡率还是挺高的,很多新的平台起来,老的平台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我们平台是08年创建,到现在能活下来,只是勉强活下来,我觉得依靠的是垂直类平台的单项服务,综合类这个大蛋糕就给时间财富、猪八戒和一品分掉了。威客平台现在遇到一个瓶颈,资源浪费非常严重,客户流失非常大。众包平台要出个标准化,解决这样的问题。


  猿团CEO谢恩明:众包行业应该想着客户和服务,不能总盯着竞争对手


  我认为众包就是最近半年时间,往后走更多是垂直行业垂直领域的输入。我不认为这是竞争对手,因为在互联网行业传统的思维,这里面有一家两家,肯定不会有三家四家,市场没有起来的时候大家说这些事情是没有任何意义和价值的。


  作为猿团来说,我们是技术众包行业,我们做的事情比其他行业所说的标准化和工作更多。我们猿团最开始做底层标准化框架ITF,程序员开发原代码的标准,最初开发这套标准的时候,放到开源中国去推,但是有人笑我为什么要有这样的标准,其实我们是想在自己的平台走一套标准。让程序员去写代码,按照我的标准来写会比别的标准写更好。


  我们开了前端标准化,中国人不懂技术,更多干一件事情是只管好看,最后不担心中间代码。如果懂技术的话就不会找你,所以前后端标准化形成以后,这件事情其实无形中降了很多的工作量。同时,我们找客户定位的时候,其实当时不太敢让更多的程序员在平台上接单。虽然平台有3万多的开发者,实际上用的不多,更多是外包团队,所谓的程序合伙人合作,帮助他们在平台上赚钱。


  其实在我们做这样事情的时候看到了另外的市场,大家没有必要太多纠结,让业余时间的人做什么事情。其实我的意思很简单,在座各位不要去想我们是竞争对手,每个行业和每个行业其实有很大的区别。马云说过一句话比较实在,互联网时代第三次工业革命,前20年我们比的是技术、竞争,但后30年我们才是真正比应用。我觉得在座各位更像是资源整合平台,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样把这些应用到市场,而不是考虑我们怎么样竞争,怎么样做行业等等。


  猿团做的事情,我愿意在这里讲,猿团有过众筹,很多投资人都说你不能去讲商业模式,怕别人模仿等等。其实市场很大,而且大家没有必要压着小秘密。至少我们看到的市场,和大家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完全不一致。我也希望标准的东西该借鉴和使用,但不要看到眼前一点点市场就觉得有点危险了。未来众包,我的理解还不是在这个阶段,我认为未来应该是没有众包,可能半年到一年众包变成另外一套东西。


  开源中国荣辉:众包平台间不是竞品,要把标准建立起来。


  我们属于软件行业的众包,还是买方市场,没有项目有再多的资源也没有用。我们还是觉得可以更好给甲方服务,让甲方来平台发项目,帮他们解决问题,刚开始做小的,然后逐渐做大的,才可以把整个软件众包领域生态圈建立起来。就目前来说,15年和阿里、华为、腾讯都建立了合作关系,百万级别的,今年可能跟华为签战略合作协议,华为有非常技术的外包和项目,在开源中国社区可以做得很好。甲方,我们希望能提供更标准化的服务,平台功能和业务上主要还是致力于把服务标准化,换句话说把原先开放式的甲方需求,希望解决共享方案,建立服务商的圈子,让服务商体验到标准化的服务。如果我们解决10%-20%,份额已经很大了。


  众包平台不是竞争对手,这个圈子并没有完全建立起来。滴滴的需求模式还是比较单一的,一次打车的交易时间非常快,所以黏性还是和我们不一样,我们应该有一套管理流程,我们的管理应该更加规范。我们做好各自的工作,把众包的生态圈建立起来。


       二、行业生态共建


  湖北省软件行业协会秘书长李智勇:众包行业公众认知度不高但有潜力


  我记得去年专门针对怎么组织大型会议给他们上了一堂课。其实在说明什么问题呢,这个模式也好,或者这个词也好,其实并没有扎根到所有人的意识当中,公众的认知度没有那么高。当然,也就会反映出来未来这个产业也好,这个模式也好,肯定是巨大的市场,未来应该往这条路上去走。回过头反映出来,它的市场并不是很大,甚至有些方面看上去很美。给我出的题目是讲这个产业,我想把这个题目避开,讲讲我自己的理解,完全是听了各位专家们的想法之后,跟我们自己做的事情做印证。


  我们作为行业组织,我们就是做服务的,其实想想大家都在做服务,对接要么是甲方,要么是已方,几乎都是这样的。之前我说了一个模式,管事模式,服务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服务的最高境界就是把对方服务到极致的情况下,或者让对方爽到极致的情况下,自然而然把钱掏出来给你。对接两方的时候平台非常难做,大家都是平台,有时候我跟别人开玩笑,我介绍自己,我说我是协会桥梁与纽带,所以是拉皮条的,做软件就是吃软饭。


  跟平台对接非常难,因为必须考虑各方需求。其实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包括提到了买方市场,如果形成经济体系肯定是买方市场。但是如果真正做会发现两边都要兼顾,我们做IT人才培养,我后来跟他讲做IT人才培养,全中国最聪明的一群人,必须考虑到进的问题,也要考虑到出的问题,还要考虑到怎么样培养好的问题。所以怎么样能够让接受培训的人接受,最终输出的单位能够接受,这是非常非常难的。实际上再去想想看,我们有时候做一件事情,有可能降低这个行业的总成本,或者行业利益的总大化。做这个事情上是降低成本的,做那件事情上也节省成本,发现中间处理的时候成本在无限放大,甚至是没有控制到位的,发现做这件事情的总成本在增加,是不是能够真正解决问题。


文章来源:


猎云网 http://www.lieyunwang.com/archives/239073


(编辑:若客)

  • 0

    喜欢

  • 0

    评论

  • 分享

暂无评论

你可能对这些百科感兴趣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