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2016.12.02 1470

  “日常生活中所接触的任何事情,除了实物就是服务。”


  “吃穿住行领域的众包,已经被大佬们玩透了,我们在座各位不会有太多机会参与。服务众包结合文创领域,才是该干的事。”


  “服务众包走过十年,其实为了交易而生的众包已经死掉了,而众包服务是可以永生的!”


  ……


  11月16日,“众包威客平台项目管理工具KEE产品发布会”圆满落幕,全国知名服务众包平台代表、实力投资人、互联网行业代表、媒体代表共聚一堂,共同见证KEE正式亮相。客客CEO曾胜在会上谈及服务众包平台发展,他指出“众包交易已死,众包服务永生”。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以下内容根据发布会现场讲话整理,是客客CEO曾胜深入行业多年得出的经验看法,相信你看后会有所感悟。)


  非实物即服务 众包模式让服务延伸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一只售价80元的翻页笔,它的价值是由哪些元素组成的?可能我们首先会想到有形的价值,例如制作这支笔所需的原材料。但其实,从设计、生产、销售到运输,都构成了这只笔的价值。从通用行业来讲,这只笔原材料的成本价值占30%,换言之另外2倍的价值是人工提供的服务。我今天想聊一聊的,就是服务价值。


  从上述例子我们可以看出,服务市场比实物市场更加广阔。它有可能是某件事情、某个商品其中1/3的以上。实际上,日常生活中所接触的任何事情,除了实物就是服务。


  我想表达的想法是,既然服务是由人提供的,那么必然存在一定的半径。随着通讯行业以及互联网的发展,人的服务半径逐渐延展。服务数据可存储,服务过程可视化,服务的质量、效率和渗透率也在提升。在这样的变革影响下,互联网乃至整个传统组织架构都在发生变化,个体的人更容易参与到服务组织里面。公司或机构会把过去由员工执行的工作任务,以自由自愿的形式外包给非特定的(而且通常是大型的)大众网络。新的内容产生方式,新的人才组织方式促使新的服务模式诞生——“众包”。


  滴滴优步等已瓜分个人消费市场 切入企业级服务市场才是重心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在服务众包领域里,我们看到了很多优秀的平台和参与者。那么最能体现服务众包渗透力,最能代表服务众包力量的平台是哪些?想必很多人心里面都有答案,如滴滴、优步、途家、新达达、蜂鸟等。这一系列围绕个人消费领域吃穿住行做众包的平台,让“众包”这个概念在最近两年深入人心。不过我可以很坦然地告诉大家,如果现在还想在这一领域分一杯羹,估计是不太现实的事情,服务众包结合文创领域才是我们该干的事情。


  服务众包与文创结合的时候,又可以形成什么呢?在大佬们做了个人消费类众包平台、众包商业模式延展以后,我们还可以做什么?其实,既然个人消费市场已经饱和,那么服务众包与文创结合的时候,就可以切入到企业级服务市场中去。例如做创业服务工作,可以将企业的非核心业务工作和任务,通过众包的形式完成。既能增加选择、降低成本,也可以提升效率和质量,让企业获益。中国有5000万中小企业,他们有包括品牌、开发、设计、咨询、策划在内的一系列项目。市场上解决问题的模式有很多,可以内部消化,也可以进行点对点外包,而以众包的模式切入进去,就是服务众包平台需要完成的任务。


  国内十年众包平台不断调整模式 经历三种重大模式变迁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1、众包威客兴起 开启智慧经济时代


  2005年至2016年,十余年时间,服务众包行业潮起潮落,平台各领风骚。如今形成老牌平台与新兴平台同在,综合平台与垂直平台共存的局面。这十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我们不妨一同回顾一下。


  2005年,中科院客座研究员刘锋提出“威客”这一概念,引起国内相关媒体的关注。2006年,美国《连线》杂志记者Jeff Howe首次推出了“crowdsourcing ”,即“众包”。这两个名词的出现,就是行业发展的开端。


  2006年11月,中国中央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使威客概念被广为推广,数百家网站认同并纷纷进入这个领域。这一时期,K68平台作为探索者爆发了巨大的力量推动行业发展,原本混迹论坛的站长开始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2、从野蛮生长到精耕细作 服务众包行业再逢春


  2008年,猪八戒网率先提出悬赏任务二八分成的概念,完成项目信息对接、实现包括资金托付管理在内的交易管理,迈出了威客商业模式化的第一步。2010年,客客信息技术以技术驱动的方式,对接大量的服务众包平台(早期称为“威客平台”)。随后,一品威客委托客客做平台开发。但此时,猪八戒悬赏任务模式已经深入人心了,这种方式不能继续引爆市场。于是最终选择借鉴淘宝电商模式,把服务当成商品进行买卖。2012年,由客客开发的一品威客率先推出服务界的淘宝市场。由原本的基于任务抽佣转为向平台上的服务商收取入驻费。既保证服务商利益,也提升作品品质,建立起雇主和服务商之间的信任,真正实现双赢。2008年到2012年,商业模式的改良是这一时期的亮点。


  以猪八戒、一品威客、时间财富为代表的综合类平台持续扩大影响力,而在分化过程中又出现了“垂直平台”的这一概念。2010年到2012年期间,我每天会接到二三十个电话,问能不能快速仿一个猪八戒网。而到2012年以后,越来越多的垂直细分参与者回归理性,不再简单地追求大而全综合门户,而是开始探索如何从细分纵深做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诞生了很多基于设计、开发、文案等领域细分下沉的平台。


  3、政策东风助推行业发展 服务众包备受重视


  2015年左右,服务众包行业内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政策的春风。在国家倡导“双创四众”和“互联网+”的大环境下,服务众包行业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如何借力政府东风,聚众智、汇众力,携手共建行业生态成为行业密切关注的问题。猪八戒网、一品威客、时间财富这些综合平台都在探索如何借力政府政策,以线上平台为基础,打造线下众创或者孵化模式。相对于传统孵化器或者行业协会、机构,服务众包平台具备独特优势。毕竟经过近十年的积淀,平台上已经聚集大量用户,具备品牌影响力,可以让参与进来的服务商变成创业者。


  同时垂直平台也深入思考发展方向。如专注于软件开发的众包平台——“猿团”,在做好线上交易平台服务的基础上,进行横向拓展。先做好基础框架,让平台上面的参与者快速完成他们想要去实现的技术。以上这些都是客客在过去十年里,通过为服务众包平台提供技术解决方案掌握的一些行业信息以及亲身经历的各个阶段。


  国外十年平台只专注一种模式 努力实现全球化和资本飞跃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在思考了国内平台发展之后,我就顺势想了一下,国外又是怎么样的状况。我们一起看看这两个例子:freelancer和upwork。freelancer在过去十年不断打磨最初的工作即“项目悬赏众包”,让双边用户在体验上面得以提升。同时freelancer还做了另一件事情,实现全球化,拥有全世界各个语言版本的众包市场。另外一个例子upwork,其实它最初不是upwork,而是由全世界范围内排名前两位的elance和odesk合并以后形成。而这个upwork,或者说他们的前身,也都只是做任务悬赏、项目悬赏众包。


  国外的平台这十年走过的路,其实比我们国内更简单,他们一直盯着任务悬赏众包这件事情在做。如果他们有变化,那么变化在哪里?就是扩大影响力,实现全球化,实现资本上的飞跃。这是国外的情况,用一句话形容就是“十年如一日”。以上是国外平台和国内平台十年做的事情,以及我对它的思考。


  服务平台无非三件事 管好平台上的“人、钱、事”回归商业本源


客客CEO曾胜: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永生


  回顾了前十年的发展历程,服务众包平台的下一个十年该怎么样去做,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无论是综合类平台还是垂直类平台,大家在集聚了线上资源以后,通过横向发展去扩大盈利点,这是可以肯定的做法。但是在做服务众包的过程中,一定要找寻回商业本源——“人、钱、事”。我去成都的时候见到猿团的谢总,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我们平台不是为了处理纠纷的,而是为了解决用户价值问题。”而如何解决用户的价值问题,就是把平台上“人、钱、事”管好。做好这一点之后,平台才能更顺利地往其他方向发展,从而提升综合价值。


  针对以上问题,我提出几点意见:1、做好信用评价的长时间跟踪,用心服务双边客户,为平台健康生态化发展打好基础;2、借助一切可用外力,保障契约合作、资金安全;3、以预见性眼界关注平台未来的发展趋势,做好交易工作,将非标准的创业类服务标准化,衡定服务价值。这三点说出来或许很容易,但如果要认真落实到平台上,我们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深耕细作。


  做资源整合交流 紧抓人力资源才能避免踩坑


  我们服务众包平台应该更加开放,要做资源上的整合以及交流。在这个过程中,我认为最最核心、最最根本的事情就是人力资源。大家要把这块做好,其他的都可以建立。如果说你对这块不认同的话,你可以去研究一下我们在平台发展这条路上走过的所有的坑。


  举个例子,双十一刚结束,大家做得最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很多人认为是收快递,但有一件事情比收快递做得更频繁,那就是打开手机看看买的商品派送到哪里了。为什么我们可以看到商品的物流信息?这其实就是从人性化的角度出发,抓住用户的心理诉求。淘宝这类的大型电商交易平台,力求将每一件事深入到细节,为用户做好服务,这是其他任何行业都可以学习的地方。


  众包交易已死 众包服务可以永生


  服务众包平台发展过程中,也要进入到用户的思考中去。在处理两边用户资源整合的同时,服务好双边客户。针对以上言论,我有一个大胆的观点。到今天,我们的服务众包走过十年。其实为了交易而生的众包已经死掉了。如果你现在还想着:我们有个平台,大家在我这里交易,然后我们抽成抽佣。这已经玩不通了,你要让它永生,应该是做好众包服务,让平台用户留在平台。“众包交易已死,但众包服务可以永生!”只有做好服务,平台才能求得生存并持续发展。


(编辑:若客)

  • 0

    喜欢

  • 0

    评论

  • 分享

暂无评论

你可能对这些百科感兴趣 更多